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 正文

中心常务副主任李敬研究员在《四川日报》发表文章谈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

2020年07月16日 10:35  点击:[]

     

携手行动应遵循三个规律

从地理版图和发展历史来看,川渝两地地缘相近、人文相通,具有构建双城经济圈的先天条件。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推动其建设需要系统思维。川渝携手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须遵循三个规律。

□李敬

     
     
     
     
     

01

遵循增长极的形成和演化规律

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必须要遵循增长极的形成和演化规律。根据增长极理论,目前成渝地区的优势条件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经济体量在逐步扩大。2009年,川渝地区生产总值合计为2.1万亿元,2019年超过7万亿元;在西部地区的占比由2009年的30.9%上升至2019年的34.2%,在全国的占比也由5.9%上升至7%。二是创新资源在成渝地区不断聚集。重庆和成都都是国家创新型城市,绵阳是中国科技城。2018年重庆和四川国内专利申请受理量合计22.5万项,占西部地区的44.9%。三是内陆开放态势良好。1999年,四川和重庆的货物进出口合计只有36.8亿美元,2019年达到1796.4亿美元;在西部地区的占比由1999年的26.8%上升至2019年的44.6%,在全国的占比也由1.0%上升至3.9%。
  就目前来看,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还有三个关键性瓶颈需突破。一是规模支撑。作为一个重要增长极,成渝地区的经济规模和城市体量还需要扩大。二是产业支撑。重庆和成都虽然在电子信息、装备制造和金融等产业已表现出较强的国际国内影响力,但要发挥增长极作用,必须存在推进性的主导工业部门和不断扩大的工业综合体。成渝地区在抱团做大产业支撑方面还需继续努力。三是制度支撑。增长极作用的发挥需要在区域之间产生有效的极化和扩散效应。极化效应促成各种生产要素向增长极聚集,扩散效应促成各种生产要素从增长极向周围不发达地区扩散。只有通过合理制度安排,平衡极化和扩散效应,才能有效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更好发挥带动作用。

02

遵循比较优势规律

尊重客观规律,发挥比较优势是避免区域无序竞争、构筑高质量区域经济新格局的关键。充分尊重成渝各区域的条件差异,合理布局发展产业和发展战略,有利于提高区域协调性,获得分工经济的好处;有利于促进资源区际流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有利于市场作用的发挥,注入发展活力。发挥比较优势,关键要承认发展的差异性,保障各地区发展的多样性,实现区域的特色发展。
  从比较优势角度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有两个方面很重要。一是发挥通道比较优势,打造特色通道经济。依托成渝北线、中线和南线综合运输通道,带动沿线城市加快发展;依托城际轨道交通、高速公路和沿线交通枢纽,加强沿线城市产业分工协作,引导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集群发展;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及沿江高速公路、铁路,培育形成沿江生态型城市带。二是发挥毗邻地区比较优势,打造“三个特色城市群”。从重庆的角度看,建议可依托成渝“双核”居间板块,打造成渝互动城市群,作为成渝“双核”要素市场与商品市场的交换枢纽,将四川安岳县与重庆潼南区和荣昌区三区县作为推动合作先行区;可依托毗邻重庆核心板块,打造重庆卫星城市群,作为做大重庆极核的支撑城市群,将四川邻水县和泸县与重庆合川区三区县作为推动合作先行区;可依托成渝“双核”外围板块,打造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东部城市群,作为呼应重庆极核的外围城市群,将四川开江县、重庆万州区、开州区和梁平区四区县作为推动合作先行区。

03

遵循开放经济规律

根据世界三大增长极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和东京湾区的建设经验,开放是增长极壮大的关键动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作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应遵循开放经济规律,共同推动内陆开放战略高地建设。
  一是统筹成渝两地通道建设。统筹推进建设东南西北四大通道,统筹“水、陆、空、铁”多种方式,拓展和提升对外立体式国际枢纽通道,特别要着力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和中欧班列等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设。二是要统筹成渝两地开放口岸建设。加快建设成渝城市群立体综合大口岸体系,提升保税港区、综保区和保税物流中心开放功能,扩展进口指定口岸功能;推进口岸工作制度创新、管理创新和科技创新,提高口岸服务效能,提高口岸辐射能力;加快建设智慧口岸,推动智能化设施设备及信息系统建设。三是要大力推进内陆开放经济体制建设。重庆与成都要互相学习、共同推动,联合探索陆上贸易规则;按照“一带一路”贸易畅通、资金融通要求,遵循国际投资贸易高标准规则,建立充分发挥市场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开放经济体制。抱团出海,联合开拓“一带一路”市场,深化成渝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投资贸易合作。四是大力推进川渝毗邻区域开放发展。可考虑利用相关口岸和黄金水道优势,带动毗邻区域四川部分的发展。对于成渝“双核”居间板块和毗邻重庆核心板块的区县,打通连接通道,探索经济区和行政区的适度分离。
  (作者系重庆工商大学副校长、长江上游经济研中心常务副主任)


文章来源:《四川日报》


上一条:《重庆日报》刊登中心常务副主任李敬研究员文章:重庆经济“由负转正”的逻辑与未来展望 下一条:中心研究团队成员刘晗副教授参加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高端论坛并做发言

关闭